中国孙氏历史文化研究
http://www.zgsslswhyj.com
留言提交

帝师家风(孙家鼐)

发表时间:2020-08-21 23:19

帝师家风

《宗祠花红》助推向辉煌

据《寿州孙氏族谱》记载,始迁祖孙鉴、孙铠伯仲二公,于明朝洪武年初由山东济宁州老官塘迁徙至寿州安家落户的。按照当朝移民政策规定,始迁祖分得庄田两处:一在城南十里铺的城厂(即今孙厂),一在城西的虎斗冈(今属凤台县境内)。兄弟二人勤俭持家,耕读为本,安居乐业,家声渐望。后来,子孙们在寿州城内的留犊池之侧建房居住,继而移居至三步两桥之西。600多年来,从明代官府分配的这两块风水宝地起家,逐步走向繁荣昌盛。到了清末民初,寿县境内一半以上的土地成为寿州孙氏家族的;寿县古城内三分之二的房产,也是寿州孙氏家族的,故被誉为“孙半城”。寿州孙氏最具代表性人物就是帝师孙家鼐。到了孙家鼐这一代,其家族也发展到鼎盛时期。

家道兴衰无不与家风家教有着极大的关系。寿州孙氏成为江淮名门望族,就其根本上讲,有赖于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比较系统完善的家训家规,有依赖于先祖最初所创建的“诗礼持家,耕读为本”和“中庸处事,择优而居、择善而交,择时而变”的治家方略。通过历代子孙励精图治,发奋图强,不断扩展生存空间,故能从桑梓原野,择居城内人文厚重、风景秀丽的“留犊池”旁居住,进而又兴建了大夫第、状元府、东十房等门庭豪宅,从耕读模式走向科举仕途,从淮河之滨走向全国乃至世界各地。

早在康乾盛世时期,寿州孙氏就已经涌现出如孙珆、孙珩,孙士谦、孙蟠等能人志士,这些先辈们积极倡导族人进行修祠续谱立家训,重教助学正家风,引导族中子弟走科举之路。据《寿州孙氏宗谱》记载,道光十五年(1835),由族中尊长集体公议,制定了《宗祠花红》。《宗祠花红》实际上是鼓励家族子弟读书出仕的一种激励措施,类似于家族教育发展资金。这种重视家族教育,鼓励读书出仕的《宗祠花红》制度,带动并形成了全体族人注重子弟读书求学受教育,科考入仕着功名的家教族风。就像一把金钥匙打开了通往士族阶层的康庄大道。正是这把金钥匙,使寿州孙氏家族能够实现了由农商型向士族型家族的重大转变,从而走向辉煌。

《宗祠花红》实质上就是如何集资和如何发放助学奖金的规定。依据族人职位高低、收入状况等,规定捐资金额多少以及对取得优异成绩的学子分别给予一定的助学奖金的标准。《宗祠花红》条文如下:

(一)乡试以百千为率,按人数多寡分给,如遇恩科减半。

(二)举人、拔贡给花红百千,进士给花红二百千,入词林再加百千,留馆再加百千,如得鼎甲花红四百千,副榜优贡花红五百千。

(三)会试除中者,已得花红不再给川资,其前科中者仍给十千。

(四)州县盐大使署事,捐钱百千;补缺捐钱二百千;布经历理问减半;同、通署事捐钱五十千;补缺捐钱百千;知府、直隶州署事,捐钱三百千;补缺捐钱五百千;两司署事,捐钱四百千,实任捐钱八百千;督抚署事,捐钱六百千,实任捐钱一千串;试差捐钱百千;学差捐钱四百千。

以上条款,以后即须遵照。倘吝啬不捐,其子孙乡会试,不许用祠堂钱。如有入外州县;外省籍者,概不发给。

《宗祠花红》的制定,对进一步鼓励和支持族中子弟坚持走科举道路发挥了积极作用。寿州孙氏子孙们,牢记先辈教诲,并以先辈为榜样,互学互促,争先恐后,整个家族以“十四房”为标杆,“十四房”又以大房、七房、十房为榜样,崇尚学习,积极向上,坚持走仕途之路蔚然成风。

对此,乾隆二年《寿州孙氏族谱》序云:“至若登乡荐,游庠序名重艺林者,尤指不胜屈此,皆载入州志,历历可考。”“族中虽无特达之伟人,然承祖父遗业,子孙满堂,绕膝承欢,衣食犹为粗足,敦诗书,习礼仪,绅士代不乏人”。由族谱记载可见,寿州孙氏历代不乏绅士,尤其是到了乾隆年间,已经涌现出一大批文人秀才,从而奠定了寿州孙氏家族由农商型到士族型家族华丽转身的基础。

“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这是寿州孙氏子弟在发达晋升之后,代代相传的家风。一项兴学助学的事业,需要几代,甚至数代人去持续地坚持做这个事业。在兴办寿州学宫的过程中,寿州孙氏祖孙几代人延续不断地捐资助教兴学。比如1757 年,孙珩倡修了学宫,寿州知州李天玺曾在寿县戟门外刊石铭记。1800年,学宫房屋有所损毁,知州郑泰有准备重修,孙蟠及其侄孙克任请以身任,费时5个多月,用去制钱 1840余缗。1812年,孙克任、孙克佺又倡导重修学宫。过了5年,学宫修好,共费制钱 118万余缗,都是由孙氏兄弟、叔侄捐输的。1840年,孙克仿及其侄儿孙崇祖再次倡修文庙。凤台郡考棚逼仄,孙蟠也捐钱 3000余缗,购置一块空地,增建了10 楹。寿州知州沈南春感叹:“一门之内,竭力急公,世德相承,累叶勿替。而兴贤育材之地,加意整饬,尤极郑重周详,斯其有造于是邦人士也,岂浅鲜哉!”孙氏族人还积极捐钱资助贫困学生。如1779 年,孙士谦根据父亲孙珩的遗训,捐钱 2600缗,以其利息作为贫困学生家庭的费用,其余的作为设义学、童生试卷及乡试、会试等费用。

由上可鉴,寿州孙氏不仅有热心赞助教育,而且乐于从事教育事业。从《寿州孙氏族谱》世系中可以发现,寿州孙氏族人中有许多如担任过教谕、训导、教授、学正等职位的教育工作者,现在也有不少人从事各级各类的教育工作。孙家鼐的父亲孙崇祖作为廪贡生,就做过候选训导、署池州府教授。晚清以来, 仅在寿县本地办教育的就有:1903 年,孙多森在寿县城内南街创办私立阜财学堂,招收学生 75 名,这是寿县最早的学堂,主要是为其阜丰面粉厂培养人才。1904年 2 月, 孙毓筠在城北僧王祠办蒙养初等学堂,有学生90名。1906 年,孙传檙在城内春申坊办公立高等学堂,有学生 75 名。1909 年,又开办了寿州公学。1923 年, 孙传瑗在城内火神庙创办寿县第一所女子小学校。有的寿县裔孙移居海外,心系家乡教育。如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孙良方, 现虽移居美国,但十几年来先后3次捐资近百万元,在寿县建造了两所希望小学,并在寿县中学设立了奖学金。

《家训十条》规范族人修身齐家

据七世祖孙珆于乾隆二年撰修《寿州孙氏族谱》序记载:“俗尚忠厚不事虚靡,治家勤俭不尚纷华,以诗礼传家耕读为事,好义疏财周济乡里,捐资守城有功社稷……”从中不难看出,早期家谱就有“忠厚、勤俭、诗礼、耕读、公益,力戒虚靡、纷华”的家风内涵。如今,在寿州孙氏宗祠享堂里,悬挂着清王朝康乾盛世时期,孙氏先祖制定的《寿州孙氏家训十条》:

(一)父慈子孝兄友弟恭。

(二)丧葬必遵家礼,随家道之丰歉勿奢俭致敬致哀。

(三)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春露秋霜君子履之必有凄怆怵惕之心。每年庙祭墓祭必于春二月,秋八月择日,各具衣冠同集宗祠庙,祭墓毕必有酒食,一以展孝敬之思,一以联敦睦之宜。

(四)和睦九族,念祖宗一派流传各宜相亲相爱,勿恃强凌弱,勿以智欺愚,有事告于同族处分。不可因小忿构讼有伤族好。

(五)尊卑长幼礼节不可紊乱,疎忽不讲。

(六)居家宜戒奢靡,崇勤俭,或耕或读,务正业,以培根本。

(七)居心要存仁厚。勿事残刻奸巧,上亏祖德,下剥削子孙。

(八)平日宜敬师傅,亲正人,不可呼朋引众、聚饮赌博,有坠家声。

(九)族中子弟有聪俊者,宜敦品读书以期上达,不得问外事交接官府。

(十)婚姻要择门第,不许论财。

以上十条皆修身齐家之事,举其纲领加以训告之词。吾族人各遵之戒之,庻可保世滋大,是则厚望也夫。

家训的(一)至(五)条为第一部分,重点强调的是个人修身方面,其主要核心内容,一是做人,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二是做事,即是要敬祖睦宗,遵从礼法,长幼有序。如“丧葬必遵家礼,随家道之丰歉勿奢俭致敬致哀。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春露秋霜君子履之必有凄怆怵惕之心。每年庙祭墓祭必于春二月,秋八月择日,各具衣冠同集宗祠庙,祭墓毕必有酒食,一以展孝敬之思,一以联敦睦之宜。和睦九族,念祖宗一派流传各宜相亲相爱,勿恃强凌弱,勿以智欺愚,有事告于同族处分。不可因小忿构讼有伤族好。尊卑长幼礼节不可紊乱,疎忽不讲。”

家训的(六)至(十条)为第二部分,重点强调的是齐家,即如何管理好家庭事务。一是强调勤俭节约,耕读为本。如“居家宜戒奢靡,崇勤俭,或耕或读,务正业,以培根本。”二是强调处事要以仁厚之心讲究德行,如“居心要存仁厚。勿事残刻奸巧,上亏祖德,下剥削子孙。”三是强调敬师、端行,如“平日宜敬师傅,亲正人,不可呼朋引众、聚饮赌博,有坠家声。”四是强调专心读书,期求上进,如“族中子弟有聪俊者,宜敦品读书以期上达,不得问外事交接官府。”五是处理好子女婚姻大事,主张要“要择门第,不许论财。”

十条家训,说的是宗族修身齐家之道,实际上是告诫孙氏裔孙如何安身立命,守住根本,守住底线,做好了可以达到“庻可保世滋大”的家族奋斗目标。在后世家谱续修中,有寿州孙氏族人对家训又进行了综合归纳提炼,形成了简明扼要的10条40个字家训: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丧葬遵礼,节俭致哀;

春秋祭祖,敬孝敦睦;和睦九族,相亲相爱;

尊卑长幼,礼仪勿乱;耕读为本,勤俭持家;

居心仁厚,勿巧亏德;亲敬正人,勿坠家声;

敦子读书,以期上达;婚姻择门,不许论财。

上述十条家训,其内涵包括“敬祖宗、孝父母、和兄弟、睦宗族、厚乡邻、戒奢靡、崇勤俭、敦品德、重耕读”等家训家规的基本内容,凝聚了历代寿州孙氏族人的智慧,

正是因为家训家风的熏陶影响,孙家鼐一生将寿州孙氏家风发挥到极致,以致上达最高境界。孙家鼐酷爱读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成其人生最大的价值追求。他博览群书,研读中西文化,并深切体会到“夜深灯火书有味,晨湛墨花字生香”,可见对书的感情和教育兴国的深刻认识。在他履任学政主持乡试、会试等大范围的考试场合,由于谨慎处事,颇得朝野好评。戊戌维新期间,孙家鼐深感教育救国的重要,肩负历史重任,果断力排众议,锐意于兴学育材,不辞劳苦不计恩怨得失,突破重重阻挠和反对,力促京师大学堂的创建并正式启用开学,时至今日的北京大学即是戊戌新政幸存下来的唯一硕果。经历了“百日维新”过程,孙家鼐身心疲惫,忍辱负重,由于他中庸处事,撇弃偏激,使得他在后(慈禧太后)党责罚中得到体谅,退而被“因病予假”回原籍颐养。

虽在庙堂之高,但深忧社稷安危。面对当朝的政治腐败、国力衰退,民不聊生,孙家鼐始终怀着教育兴国救国的梦想。他捐资创办寿州公学,带动子侄在家乡开办新式学堂,使寿州成为近代教育较发达地区,在安徽教育史上有着一笔重彩。

在孙家鼐的表率作用影响下,寿州孙氏酷爱读书的人很多。不少人孙氏学者著书立说、著作等身。据《寿州志》所载,孙珩、孙士谦、孙蟠、孙克任、孙克依、孙克佺、孙克佐、孙克修、孙仁、孙树南等几十位族人均有书著问世。读书,使得寿州孙氏族人丰富了知识,扩展了眼界,扩大了交际,获得了更多的财富和资源,为寿县孙氏的壮大发展奠定了雄厚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孙氏家族由于注重儒家经典教育,讲究修身齐家,文化底蕴厚重,博爱仁慈善行,形成了关注社稷国体、乐于社会公益、恪守仁义礼智信,奉行温良恭俭让的优良家风传统。在寿县孙氏家族内部,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例子也比比皆是。如孙士谦对待父母非常孝顺,父母去世后素食以生结庐守孝三年。孙士谦与弟孙蟠兄弟同居到相伴终老,不蓄私财,百口之家同堂和睦友善相处。在寿县,孙氏族人的家风家训入心入脑身体力行,不仅提高了家族声望和社会影响力,也赢得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尊重与赞誉。

世派字辈蕴含丰富家文化

寿州孙氏一修家谱时即确立了字辈。据家谱记载,九世祖孙克贻于乾隆二年三月初十日作序云:“家谱之修,吾祖作宾,府君素志也。祖自中年以往,厌弃尘嚣,迁居乡舍,督耕课,读之暇,未尝不念及之。奈旧谱被焚,三世以上之支派不复记忆,遂忧郁终身焉。丁乙春,叔祖汉倬、侣苍二公暨叔父耳黄公,皆慨然有修谱之志,与吾祖适有合焉,因附其后以襄厥事,支派之无分者存其名,其节、东两公,历代相传各有确据开具于左,然子孙众多,居住星散久之,两不识面者有之,尊卑同讳者有之。爰立支派照辈命名自兹,以后共与水木之思,勿以世远而忘坟墓,勿以小忿而致参商,敬附数语聊继,祖志之未逮云:“士克祖家传,多方以自全,同心仰化日,守土享长年。”心土二字在傍,祖年二字在下。

寿州孙氏一修族谱时,以五言绝句的形式确立了二十个字辈,其结构严谨,意蕴深长,寓意耐人寻味。其字辈字里行间透出孙氏家族先祖对裔孙的期盼和希望,同时也显现着对家风的昭示与期待。其字辈文字如下:士克祖家传,多方以自全;同心仰化日,守土享长年。仅仅从文字表象字释义,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解读:

第一句“士克祖家传”,以“士”字领首,表明先祖们希望子孙后代牢记孔子“学而优则仕”的教诲,坚持走科举之路,通过读书取士而入仕做官。在文言文中“士”同“仕”士人、士大夫是知识分子和官僚阶层的统称。“克”从字面上理解是克制、攻克、战胜之意,但更深的意境是指孔子所秉承的“克己复礼”。“祖家传”希望子孙把坚持走“学而优则仕”的道路和实现“克己复礼”的参政治国目标,这两条作为家风家规,并视为传家宝一样,祖祖辈辈、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第二句“多方以自全”,其中“多方”是指我们寿州孙氏枝繁叶茂,居住多方。可想而知,这么一个大家族,不是一族之长或各房的长辈们都能管束周全的。“以自全”实质上就是倡导儒家的“慎独”思想。今后家族要进一步地兴旺发达起来,怎么办?这就要求居住在各个地方,从事不同职业的广大子孙们,凡事要坚持做到“以自全”的“慎独”精神,自我奋斗、自我管理、自我完善,自我约束,自我成全。这看似很普通的一句话,其实包含了很深的人生哲理。

第三句“同心仰化日”,“同心”就是说寿州孙氏再多,不管分散居住在什么地方,都是一脉相承,血浓于水的族亲,所以要同心同德、团结一致。“仰化日”即是敬仰天理、仰仗正义,遵守自然规律,在郎朗乾坤之下,堂堂正正,光明磊落,这是做人的基本要求。其中的“日”字在这里有两层含义,一是指“上天神明”,二是指“当朝皇帝”,在封建社会里,人们信仰天命,相信皇帝是“奉天承运”来管理臣民的,所以带有愚忠思想。封建社会要求忠君,现在强调的是爱国。“同心仰化日”是对全体族人做人做事的进一步要求。

第四句“守土享长年”,“守土”就是要守住祖宗留下的土地庄园等基业。“享长年”其意是,除了以上所要求子孙坚持走“学而优则仕”的道路,鼓励入士做官,到其它各个地方去努力奋斗以外,还有留下来在家固守农村土地的子孙们,要坚守好一方土地,勤奋耕耘,享受收获,颐养天年。子孙后代都坚守好祖宗留下来的基业,天长年久,兴旺昌盛!

寿州孙氏字辈二十个字,不仅是族人伦常排辈之需要,也是寿州孙氏家规家训的主要组成部分,是先辈们对后世子孙们的殷切希望和教诲箴言。

整肃家风一代帝师先垂范

纵观千年历史,家风乃是一家一族之风气,也是一家一族宗长之风范。家风族风的树立与形成,无不与执事之长率先垂范有着很大的关系。在安徽的近代历史上,曾出现过一些声名显赫的大家族,其中,寿州孙家因耕读传家久远,后代又从事领风气之先的近代实业并得大成,而成为名门望族。而这个家族的显赫,既源自先祖遗风,也源自清咸丰九年的状元孙家鼐之家风。

孙家鼐的曾祖孙士谦曾任乾隆年间的刑部郎中,祖父孙克伟是贡生,父亲孙崇祖亦是池州府的教谕。孙家鼐父亲治家极严,教子有方,其书房里有亲自撰写的一幅对联:“光阴迅速,纵终日读书习字能得几多,恐至老无闻,趁此时埋头用功;事世艰难,即寻常吃饭穿衣谈何容易,惟将勤补拙,免他年仰面求人。”他教育5个儿子都走读书做官的道路。皇天不负苦心人,他的5个儿子后来都成为朝廷所倚重的能臣,“一门三进士、五子四登科”。五兄弟中有四个侍郎,家泽是礼部侍郎,家铎是户部侍郎,家怿是工部侍郎,家丞是吏部侍郎,只有家鼐做到了清廷五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第一任管学大臣,创办了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朝廷恩赐他在家乡建造“太傅第”。如此的朝廷大红家族,在当时的安徽寿州乃至全国真是声名远扬、威震四方。

孙家鼐身居高位,不仅仅完善家训家规,还在遵循弘扬家风上身体力行做出典范,以示子孙。据史料传记,关于孙家鼐有几件见微知著的故事,颇发人深省。

回故里轻车简从。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十二月,维新变法失败后,光绪帝被废,孙家鼐失意回乡探亲。自咸丰九年(1859年)状元及第离家,除在光绪初年因守母孝回过寿州老家,近四十年没有返乡。至回原籍时已73岁了,故土许多人没有见过他。一时间,寿州古城街坊邻里们都盼望一睹当今皇上的老师、内阁大学士、吏部尚书孙家鼐的尊容!腊月16日,地方官员知州魏绍殷、总兵郭宝昌,清早以最隆重的礼仪接待恭候。古城内外锦旗飘扬,鼓乐齐鸣,好一派热烈而隆重的场面!然而,在焦急的等待中,以至日至中天也没有等到。原来孙家鼐低调处事,轻车简从,不愿惊动地方官员和乡亲,已经悄悄地从东门回到状元府。。

访友归夜遭盘查。在寿州省亲期间,孙家鼐头戴小帽,身着便服,手提灯笼,深夜望亲友回府。行至钟楼巷附近时,遇上都司率队巡逻,孙家鼐面墙而行,以示礼遇。不料被都司误认为行迹可疑,意欲缉拿要带回讯审。当巡查人员带他走到状元府的门前时,孙家鼐对巡查人员说,谢谢你们一路陪我到家了。巡查人员一愣,抬头看是状元府,惊问这是你家?孙家鼐答道,是啊。巡查人员不信以为冒充。怒斥:大胆老头竟敢冒充孙状元家人!此时孙家鼐不温不火,叩门叫人作保,守门人王大个子开门见状大惊,痛斥都司不要妄行!这一惊诧吓坏了都司倒地匍匐请罪。次日,知州与总兵一同带都司前来请罪。孙家鼐不但没有怪罪,反而称赞都司忠于职守,在寿州被传为佳话。

因蛮横肃整家风。有一次,孙家鼐独自微服出城探访一位长辈,一个挑粪担的壮汉走得急,把粪水溅到了孙家鼐的衣服上。孙家鼐略看了他一下,并未责怪。反而,那位汉居然出言不逊呵斥“看什么?,溅到你衣服上敢把我怎么样?”孙家鼐心想此汉如此蛮横就问道:“请问你是哪庄的?”壮汉说:“我是状元家种田的!”孙家鼐一字一板地说:“状元家种田的也要讲道理呀,可不能仗势欺人啊!”围观解围的人有认识孙状元的,立马告诉壮汉他是孙状元。壮汉听后大惊失色,自责不迭。此事在四乡八镇传的家喻户晓,人人赞佩孙状元。通过这件事,孙家鼐深感家风问题的严重。一个状元家种田挑粪都如此放肆,放之孙家人那还了得!于是召集各房之长肃整家规,严于约束,严禁后人为所欲为。


(作者:孙谋胜,六安市税务协会副会长,原六安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长、副调研员,安徽省历史文化中心研究员,《安徽孙氏志》编委会副主任)



联系地址: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振兴中央公馆            联系电话:13605646588 投稿邮箱:568389097@qq.com                             微信号:wadefu1958